6月28日下午,河北省張家口市蔚縣柏樹鄉柏樹村,8歲男孩曉輝,被幾名閑來無事的同學,強行叫到3公裡外的永寧寨村,最終被11人圍毆致昏迷,後經搶救無效死亡。曉輝的父親懷疑,孩子被圍毆,可能是曾被同學欺負後告密,導致對方挨罵。據瞭解,涉事的11名同學,均不滿14周歲。(7月10日《大河報》)
  曉輝,在你離開這個世界後的第11天,媒體將你的遭遇的不幸進行了報道,此刻,你的名字正被成千上萬的人討論,這其中,包括了許許多多你曾經渴望的關懷和同情。只是,你已經聽不到了。
  至於我,一個陌生的教師,雖然心中憋悶不已,很想說些什麼,卻又不知從何說起。
  其實,我知道,假如你可以選擇的話,一定會拒絕和我交談,只因為我是一個教師。你在告別這個世界之前,已經一個禮拜沒到學校了。你一定是討厭學校,甚至討厭老師,因為在那裡,只有沒完沒了的課程和作業,他們只關心成績,不關心你的生活和心理,你有了委屈和困惑,也不可能在那裡得到安慰和實際的幫助。
  事發後你們學校的校長說,“校園裡的學習氛圍和孩子們之間的關係都非常好”,你的班主任也說,你“和同學們之間的關係一直很好”,就連參與毆打你的同學的班主任也說,他“從來沒有過打架事件,這件事真讓人意外”。我知道你聽了會感到憤怒,但我覺得他們未必在說謊,因為和學習成績無關的事情,他們根本就不會上心。
  曉輝,在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,也被高年級同學欺負過,也找過老師告狀,但最後只能自己舔舐傷口,於是恨和暴力的種子長時間在心頭埋藏,只是因為成績好,一直是老師嘴裡的好學生。後來回想中小學的時光,我這個好學生不禁慶幸,竟然沒有在某個委屈的時候殺人和沒在某個倒霉的時候被人殺。
  曉輝,在讀師範的時候,我曾經有一個夢想:有一天我做了老師,一定和學生做朋友,多和他們談心,用文學經典向他們傳達真善美的人生觀,讓他們熱愛生命、尊重生命、敬畏生命。我曾經以為這個夢想很簡單,只要自己堅持就能實現。後來才體會到,應試教育仿佛就是一座龐大的工廠,教師只是流水線上工人,沒有多少自由發揮的空間。因此,曉輝,不要太過埋怨你的老師們,他們可能也有過自己的夢想,只是他們不得不“被規定”成那樣。
  甚至,曉輝,也不要太過憎恨那些圍毆你的同學,他們何嘗不是迷途的羔羊。如果能夠選擇的話,我想他們也一定和你一樣,希望生活在這樣的校園裡:無論家庭貧富成績優劣,每個孩子都得到平等而充分的尊重;德智體美被同等看重,每個孩子的特長都能得到鼓勵和發展;教師能夠有精力有條件進行人文關懷,每個孩子的成長問題和心理問題都能得到及時關註和有效解決。
  曉輝,我知道你對這個世界還很眷戀,你還有愛你卻不得不外出打工的父親,還有雖離開你但一定很掛念你的母親,你或許還有一些關於未來的美麗夢想。可你的人生還沒有來得及綻放就枯萎了。對你的不幸,我感到悲憤,感到痛苦,感到苦悶,更感到無助和迷茫。我甚至弄不清楚,到底誰該為你的不幸負責?11個未成年同學嗎?學校教育嗎?社會嗎?
  曉輝,我不知道究竟有沒有天堂,但我希望它有,在那裡一定沒有這些困擾,也沒有憎恨與暴力,真希望在另一個世界里,你能生活在充滿童話和愛的校園裡。
  文/趙勇鋒  (原標題:天堂里的校園沒有恨與暴力)
創作者介紹

邵美琪

oeaffpp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